当前位置: 首页 > 新万博正网登录 > 媒体看医院

【人物特刊】ICU医生:向死而生 守住生命......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14日      点击数:次    作者:李晶 杨柯达 i身边

【人物特刊】ICU医生:向死而生 守住生命最后一道防线

他们见惯了世间疾苦,更能感知人世冷暖,他们就是ICU医生。——记者手记

在大理州人民医院,有一个特殊的科室,那就是重症医学科,也就是我们所说的ICU。ICU是英语Intensive Care Unit的缩写,翻译为:重症加强护理病房。ICU的职能是把多器官功能不全的急危重症病人集中起来,进行强有力的集中救治和全身管理的场所。与其它的科室相比,这里的医生每天都要经历无数的危险和死亡。他们见惯了世间疾苦,更能感知人世的冷暖,他们就是ICU医生。

探访ICU比走进任何一个病房都要复杂,探视人员需要穿上隔离衣、鞋套、口罩、帽子,全副武装。 当科室的蓝色大门缓缓打开,这个神秘的区域开始展现在大家面前。

时间:早上八点    地点:ICU医生办公室 

这里非常安静,因为大多数病人都处在镇静或昏迷状态;而这里又异常忙碌,因为每一张病床旁边的各种医学仪器不停地在发出响声,医护人员在帮患者翻身、擦身、输液……

每天早上八点,是大理州人民医院ICU的交班时间,头一天晚上的值班医护人员会将夜里病人的病情、检查结果和处理情况交代给接班的同事,科室主任张军会及时对危重病人和新转入病人进行诊断和制定治疗方案。

由于这里收治的都是危重症病人,病人的病情发展很快,即使是夜里,也都是异常的忙碌。只要病人床边复杂的仪器一旦显示出微小变化,医护人员就得马上投入战斗,开始抢救病人。因此在早晨的交班会议上,很多刚上完夜班的医生都顶着大大的黑眼圈,疲倦但都仔细的听着。       

时间:早上八点半   地点: ICU病房  

交班会议结束后,张军要带领医生护士查房,了解每一位病人的病情变化。

张军我叫的病人都是清醒的病人,从死亡线上拯救过来的,你看今天这个二床的病人,我在那里叫他,我问他下次还敢不敢喝酒,他说不敢喝了,这个是因为喝酒以后摔跤,导致颅脑损伤,昏迷了以后抢救过来的,我跟他交谈的目的就是评判他的神智意识。”

而对于更多没有意识、或因神智不清无法说话的病人,医护人员就必须学会“读心术”。花费更多的时间,从各种生命体征来读懂他们的身体状况。今天,ICU病房里住着15个病人,光查房这一项工作,张军就花了一个早上的时间。在对每个病人进行检查前,张军都要先进行洗手消毒,检查结束后又要再次洗手。今天上午,张军至少洗了16次手。

张军:“我们科的都是病情比较危重的病人,这些病人的抵抗力,也就是我们说的自身免疫功能是比较差的,那么我们就希望在我们这种病房里面,创造一个干净的、无菌的环境,避免病人交叉感染,只要你接触病人,你就要洗手。”

 张军告诉记者,每天ICU病人的数量,可以从病房外等待的家属数量就可以判断出来。由于治疗与隔离的需要,多数情况下家属是不能进入病房的,也让这里增添了不少“神秘感”,医患间的许多误会也因“神秘”而生。封闭的治疗环境,往往是误会产生的原因之一。每一次抢救都是一场战役,战役的一方是医者、家属和患者,对手是疾病。怎样使医者、家属和患者始终站在同一战线,共同面对疾病,就必须要有良好的医患沟通和和谐的医患关系。

时间:下午三点半    地点: ICU病房门口

下午四点至四点半,是ICU病房的探视时间,所有病人的家属有半个小时的时间陪伴在病人的身边。下午三点半,在蓝色大门外焦急等待了一天的病人家属开始更换探视服装。三点五十,探视人员已在探视门后排好队,等待探视大门的打开。

由于ICU病房的特殊性,每张病床每次只允许一名家属进入,无论有多少家属在等候,都必须在半小时内结束探视。所有探视人员都要加快奔跑、格外珍惜这短暂的相处时间。亲人的到来的一刻,冰冷的ICU病房开始充满了亲情和温暖。

如果说医生上班的时间就像是打仗,那么ICU医生就像是在打一场永不落幕的战争。在这个守护生命、抢救危重病人的地方,每一天都充斥着生离死别和悲欢离合。——记者手记

因为医护人员需要时刻注意患者的微妙变化,ICU的病房里24小时都是灯火通明。在这里分不清昼夜,甚至感受不到季节的变化,连空气都是经过消毒仪器净化;这里离死亡很近,也让很多人获得了生的希望。

张军:“他们做掉的手术,或者他们处理不了的问题 ,或者病情突然加重 都需要ICU来参与治疗,收治到我们科里面来,这个就是我们是救火队,或者病人突然要死亡,但是家属来不到的情况下,或者是家属心理一下子承受不住这种心理压力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给病人创造一定的缓冲机会,所以这里也可以叫缓冲带。”

ICU,抢救时刻都在发生,死亡也随时都会降临。在记者跟踪拍摄的两天里,就有四位病人离开,但张军却依然显得非常平静。在病人家属的眼中,ICU的医生好像是最冷酷无情的,但其实他们并不冷漠。每一次把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转危为安时,他都异常的兴奋;而面对许多医学技术拯救不了的病人时,他又常常感觉束手无策。对他来说,最难以面对的不是病人的死亡,不是身心的疲惫,而是病人和家属失望和痛苦的眼神。

张军:“病人本来病情已经稳定了,又突然恶化,我觉得我心里就很难受、很自责,还有病人到垂危的时候我都在想,我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再能挽救他一下,有时候病人严重起来,我都不想再去面对他,前两天还在和我讲话,怎么突然又加重了,我不想再去看这个病人,我看着他我都痛苦,可能是一种感情,救不过来的一种感情,你看这个病人病情恶化,可能越来越差,甚至面临着即将死亡,我觉得根本没有去面对家属的勇气。

张军在ICU工作了22年,因为几乎每一天都会经历生离死别,在他的记忆里并没有留下太多印象深刻的抢救经历。从州医院刚开始成立ICU,只有他一名医生,到如今发展成为拥有约60名医疗人员的大科室。现在的张军已经不需要每天都参与夜班轮换,不需要再参与到每一次抢救,但是一旦需要,他依然是那个随时能上战场的“超级替补队员”。

向所有的医务人员致敬!